Piano.jpg 
圖片來源網址

隔壁的芳鄰,有一雙子女從小學鋼琴,掐指一算聆聽他們練琴的聲音,大約也有六、七年光景了,不知道是我們家的人神經太大條、耳朵比較背還是怎麼的?我們家的人從來不曾覺得,那些反覆彈奏的練習聲,是擾人的噪音。

斜對門新近搬來一戶人家,姓啥名啥家庭成員不詳,新搬來也沒有跟同層樓的住戶打聲招呼拜個碼頭,我想就算偶而在電梯內巧遇,我應該也不會知道他們就是住在對門的鄰居吧。

前幾天終於讓我見識到了。

晚上九點半左右,去補習班接小女兒下課回家時,看到隔壁的男主人和斜對面的女主人(他們兩家剛好住對面),杵在門口大小聲吵得可凶咧,我稟持著膽小怕事俗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沒有即時參與插一咖,就帶著女兒直接進家門,並沒有多做觀望停留。

然而嗜好看八卦好奇的心怎樣也按捺不住,於是豎長了耳朵偷聽他們到底在爭執什麼?原來是對門嫌人家孩子們彈琴聲太吵,就按門鈴請隔壁小孩不要彈琴,隔壁的少婦馬麻就上火了,說憑什麼不能彈?又沒到法律禁止的時間,對門太太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就疾言厲色大聲開罵,反問什麼叫做法律禁止的時間?噪音汚染吵鬧到讓人受不了,還要分啥時間?什麼時候開始法律是保障製造噪音的?

後來就只聽到隔壁的男主人把老婆拉進門,然後跟對門的悍婦道歉,說以後九點半之後,會要求孩子們把音量降低…………

隔天差不多在同一時段,我接小女兒下課從外面回來時,又看到同樣的場景和男女主角,對門的太太手插成茶壺狀叨罵個不停,隔壁的男主人猛解釋………

哇哩咧壘~連續兩天看見斜對門鄰居,含莘茹苦不辭辛勞不厭其煩的爭取安靜的生活環境,怨聲載道、高聲指責不惜犧牲優雅氣質形象,我一走進家門就趕緊警告大女兒安妮,以後晚上不要練彈吉他了,我可不想被人家按門鈴控告,然後出門鞠躬道歉。

第三天晚上,我就一直關注著室外的動靜,很好奇斜對門的太太會不會繼續大鬧第三回合?最後等待落空了,隔壁一家子晚上並沒有回來,我猜想可能是去住外婆家了吧,此時我心底有些複雜的情緒,若是他們這樣天天上演連續劇,那麼咱們家的電視就可以功成身退淘汰了,有現場的舞台劇可看,誰還需要看電視啊?

又轉念思索,像這麼愛清靜的人家,似乎比較適合住在山上的別墅、鄉間透天厝或者是隔音效果很好的豪宅厚?他們可能沒多久就會凍未條搬走了吧?像我們這種普通的公寓大樓,或許只能配得上粗線條平凡如我們這一家人吧。

每次遇到這種冷漠的鄰居關係時,就不禁懷念起小時候住在眷村時,一家烤肉萬家香、東家借把蔥西家借瓶醬油、一家打小孩整排的鄰居媽媽們都會去搶救、哪一家掉了根針左鄰右舍都知道的那種濃厚的人情味,在現代都市叢林中,每個人自我防護的心都太重了(包括我),想要擁有那樣的鄰居情誼,真是大大不易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粒沙 的頭像
愛粒沙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