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太后的氣話,我把心一橫回應太后:「妳殺掉我好了,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

 

太后聽我這麼說,心一軟暫時就忘了要我的命,她繼續煮著麵邊問:「好好的,幹麻不想活?」

 

「啊就身體不好、老睡不好、夫不賢子不孝、工作又不順遂……人生沒有什麼可眷戀的……」太后自己轉移了話題,我便順勢開始靠夭訴苦,姑且用我最拿手的苦肉計唄,太后慈悲為懷,定不忍心再下殺手。

 

「妳那個老公就別理他,睜一眼閉一眼就過去了,還有什麼好想不開的?」太后勸慰我。

 

「對他,我早就二眼都閉上了,我已經瞎很久了。」我說。

 

「你現在工作很不順利喲?」太后憂心地問。

 

「嗯,老闆要調我去業務部,工作很煩人,每天都不想去上班。」我接著說:「妳知道我有憂鬱症,那就不要害我為了妳更加憂鬱,妳要想清楚喔,我是隨時都可能突然掛點的人,錢如果放在我這兒,萬一我有個三長二短,妳說,這筆錢會變成誰的?我才不要便宜了姓楊的那個王八蛋!妳也不想吧!所以我才把錢存放在妳這裡,既安全又安心呀。」我恃弱而驕,威嚇太后。

 

「放我這裡有什麼好安心的?既然妳說錢是舅給妳的,那妳拿去用啊,我管妳會便宜了誰?」太后再次慍怒起來,臉色鐵青。

 

「借放一下有什麼關係,幹嘛這麼小氣啊。」我學睡格格耍可愛。

 

太后煮好了麵叫我吃,她說:「生氣歸生氣,吃飯皇帝大,天塌下來的大事也等吃飽飯再講。」

 

雖然我中餐也沒吃,但一點胃口都沒有, 當下卻不能不吃,捧著碗公還不忘先趁機要脅:「妳要答應我,不要再去找二舅和二舅媽的麻煩了噢,不然我不要吃!」

 

但是這招並不管用,太后不理會我拒吃的威脅,還是開金口罵我:「妳怎麼這麼不懂事?會去做這種蠢事?為什麼要給舅舅銀行帳號?」

 

「誰說我蠢?!我可是佛心來著耶!收留一筆被丟來丟去沒人要的錢,二舅和二舅媽鬆了好大一口氣,小舅也高興的很,皆大歡喜、結局圓滿,每個人都讚我做得好咧,尤其那些錢是最無辜的,錢又沒有做錯事,錢上面的小孩子們多可愛呀,為什麼要被你們大家嫌棄,推來推去的,把它當成毒蛇猛獸一樣,既然你們都不要,那我要啊!我真的很缺錢耶!而且我絕會好好珍惜他們。」

 

太后被我誇張的說詞逗笑了,但還是不太爽:「那就只有我不高與就對了,妳讓每個人都很滿意,那妳就不顧慮我的清白喔?我為什麼要讓人家以為我收過小舅的錢,我為什麼要欠小舅這個人情?」

 

「嘿~妳哪裡不清白了?哪裡又欠誰人情了?見錢眼開的是我,收錢的也是我,死要錢就是不要臉也是我,跟妳有什麼關係?全世界的人都很清楚明白,知道妳無論怎樣都不會收舅舅的錢啊,妳永遠都是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放心,沒有人會誤會妳的。」

 

她聽我說得似是而非,暫時無言以對,那時我們也把麵吃完了,太后便去準備染髮工具、調染髮劑,我搬張板凳讓她坐在我的前方,慢慢仔細地為她梳理三千煩惱絲,然後一片一片地均勻的刷上顏色,漸漸把白雪染成青絲,厲害的太后坐在那兒讓我在她頭上動土,還可以一邊打毛線,一邊碎碎唸,數落著一堆陳年往事。

 

我很不識時務地又再次威脅太后:「妳要答應我,不要再去當灑錢怪客,不要再跑去找二舅、二舅媽穢氣喔!不然我就隨便幫妳染,把妳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實在是因為仍然很擔心,太后又做出什麼驚人之舉,只好一逮到機會就懇請太后惠賜一張保證書。

 

「妳隨便弄弄好了,反正有染就好,等會兒我再自己搓揉搓揉就行了。」太后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

 

「你不答應,那我就用染髮劑塗黑妳的臉,讓妳沒法出門。」好啦~我知道有時候我也很幼稚白痴,說這種台詞,誰會怕誰啊?

 

「笨蛋,我不會洗臉啊!!」太后罵得實在太對了。

 

我很誠懇地向太后稟告陳情:「其實這件事情,大家都是無辜的,誰也沒有錯。」

 

太后又上火了,反問說:「那妳的意思是,全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囉?」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還是很肥ㄉ肥格格
  • 快~~

    厚~~~為什麼在最精彩ㄉ時候就沒ㄌ~~~沒想到寫部落格也可以用這招.......厲害厲害~~
  • 我終於把過程寫完,總算可以收工了唄。
    妳可知我這幾天手痛到不行,為了妳的聲聲催問,硬撐著打字.....我要來去復建科報到了,明天開始,暫時遠離電腦。

    愛粒沙 於 2009/12/02 22:40 回覆

  • 獸媽
  • 厚!...全世界最白目的人非妳莫屬了啦!
    有句話叫“見好就收”沒學過嗎?...
    就算要拉滴塞也不能拉回到禁忌話題上去呀!!!
    太后不想賜死於妳,我都想賞妳一個當頭棒喝咧!
  • 矮油~瘦媽,有妳在我豈敢當全世界白目第一啊?!念咱們姐妹數十年的情義,這個冠軍寶座,無論如何我是不能同妳爭的,你安心地繼續猖狂下去吧。

    愛粒沙 於 2009/12/02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