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183.JPG 

拍了這張照片,晾在相簿裡也有半年多了。

那一陣子經常聽到門外有人在爭吵的聲音,卻聽不太真確到底是在吵什麼,本來我也沒有太去注意,直到有一天聽到一個女人,片片斷斷地哭罵著一個男人,這才驚覺事情並不單純。

某日早上,聽到那個女人這樣怒罵著------「我妹妹還這麼年輕就這樣死了,你為她做過什麼嗎?」、「我就是不讓你進去,怎樣?這房子是我和我妹妹的名字買的,你有出過一毛錢嗎?你憑什麼想要繼承她的遺產?」、「你個人的物品我早就丟光了,裡面已經沒有留下你任何東西了,你不用進去看……」、「你如果硬闖進去,我一定報警,告你非法入侵……」

我耐心等候著屋外風浪靜之後,就立馬奔去找警衛北杯打探八卦消息:「北杯,我們家最近常常有人在門外面吵架耶,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警衛北杯問:「你家喔,你有看到是誰在那兒吵鬧嗎?」

「不敢出去看耶,但是聽到有個女人說什麼她妹妹死掉了之類的話。」我說。

「喔~那可能是住在妳家斜對面那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的姊姊在吵架吧,前兩個月那家的太太過世了,他老公卻連喪葬什麼的都不管,馬上就帶著別的女人到大陸去了逍遙了,三個孩子全丟給那家女主人的姊姊養,現在大概是錢花光跑回來了,想要爭房子和遺產,可是當初買這間房子是那位太太和她姊姊的名字,所以可有得爭囉。」警衛北杯推測著。

「什麼,我家斜對面的那位太太很年輕耶,怎麼會好好的人突然就死了呢?是出車禍嗎?她比較大的二個兒子在唸小學,小兒子才唸幼稚園而已欸,怎麼會忽然變成這樣?好可憐啊。」我在心底咀咒那個死王八蛋,不要兒子爭房子,踏馬的無恥賤胚大混蛋。

「是突發性心臟病啦,沒有痛苦,一下子就過去了,只是可憐了那三個孩子,娘突然死了爹又跑了……」

我平常的出入作息時間,比較常遇到斜對門的鄰居太太,因為我們都是負責接送孩子們上下課的兒女奴婢司機媽媽,偶而會在電梯內聊上一兩句,沒想到她的人生這麼短暫,匆促地連再見都來不及跟她說;她老公我倒是沒有和他說過話,頂多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對她老公印象比較深的是,他曾經利用大樓的公用電視管線,偷接我們家的第四台被業者捉包,實在很怕這種貪小便宜又沒道德感的爛咖。

隔天早上,我又聽到屋外有砰砰碰碰唏唏嗦嗦的聲音,忍不住好奇打開門出去瞧瞧,只見到鄰居太太的姊姊拎著一桶油漆,用油漆刷在牆上寫大字(作品即是上方圖片),她看見我還跟我點頭微笑,我也微笑回禮。

窩的馬呀~緊張緊張!刺激刺激!每次都只有在電影電視中才看得到這種噴漆塗牆的情節,而此刻竟然活生生在我眼前上演,說什麼都要冒險犯難把它拍下來呀,於是等到鄰居太太的姊姊走了之後,我立刻掏出數位相機出去拍照,這會兒才發現鄰居太太的姊姊把違者法辦,寫成了法『辨』,唉~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字寫得醜沒關係,但是千萬不要寫錯別字啊,當場氣勢就弱掉了。

到了黃昏,門外又傳來很熟悉的聲音,砰砰碰碰唏唏嗦嗦的,我毅然決然地再次出門探索,哇~這次看到的竟然跟早上完全相同的人物和場景,連道具都一模一樣呢,那個鄰居太太的姊姊又再塗刷牆壁了,唯一不同的是油漆的顏色更換成白色了(猜想應該是管委會出面干預,請她恢復原住戶的外觀吧),她見到我又是尷尬的跟我點頭微笑,於是我也回給她一抺尷尬的微笑。

這件事又給我個啟示,自己拉的屎最好是自己擦不可隨地大小便和不可隨便油漆牆壁是同樣的道理,花錢花力氣的寫警示標語,仇人連半個字都沒有看到,就要自己再花一筆錢和精力把它擦掉 還要被無聊八卦的鄰居嘲笑錯別字,真是吃力不討好得不償失,妳只要多思考一分鐘,妳可以不必白白浪費這些心力啊。

幸好,這間屋子並沒有受原屋主一些烏煙瘴氣的事情影響,順利的賣掉了,上個月就開始有承包工人開始進出裝潢施工,看來很快的我又會有一戶新鄰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粒沙 的頭像
愛粒沙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