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在家竟是被詐騙電話吵醒,嘔呀。

上網時,MSN 的狀態顯示,忍不住改寫了一句『雖神遠離我!!被車撞了>~<”』渲洩似地哀哀叫,此舉竟引發了親友們紛紛詢問粒沙福晉怎麼了?還好嗎?真不好意思咧,自己受驚了,還要嚇嚇別人作陪。

遠在加國的兩光先生還很有禪機的慰勉說:「佛教的書上看到說,小災難說不定是化解大災難的福報。」糾甘心ㄟ。

所有的聽眾們都說二福晉處理的太孬了,太便宜放過那個肇禍的小伙子,但要我跟人家索取金錢,就是說不出口耶,這不知道是什麼障礙,有沒有藥醫?

那個小伙子的大哥早上來了一趟,說先來探探路看我住哪裡,下午調到機車的外殼,下午大約三點再來幫我修車,就為了等他,我哪兒都不敢去,痴痴地在家裡等。

結果就醬傻傻的一直等,等到晚上近七點了,大哥一直沒有來,粒沙福晉的佛心和慈悲心都被漫長的等待消耗光了,打小伙子和大哥的行動電話都沒人接轉語音信箱,氣得我打那小伙子家中的電話,請他姐姐轉告他說:「今天沒幫我修好車,明天上班坐小黃,要他支付費用,車子我自己推去車行修。」

小夥子接到留言,這才回了電話給我,一直道歉並保證大哥今天一定會來幫我修好機車,『等下』就會去了。 這個『等下』可真久耶,到了快 09:00 P.M.還沒等到人,已經這麼晚了,我車也沒修好,也沒再出去看醫生換藥,好像什麼事都沒做好,真的很煩悶,打電話給好同事訴苦,抱怨自己坎坷的『雖運』,同事勸我再休一天公傷假,並要我堅持不要讓外行的人修車,自己送去車行徹底修好,安全最重要,還有要去拜拜丫之類的……有那麼多事要處理,理所當然託同事再幫我續請一天假囉。

磨刀格格下班回來跟我說:「二姐,樓下好像有人在搬妳的車耶。」 我趕緊下樓去看,原來那個大哥來了,就逕自幫我的機車開腔破肚拆修了起來,也不先打電話說一聲,活像個竊車賊。

大哥說他要等他太太下班,還要等機車的材料所以才拖到那麼晚,我請他到附近車行去修理,有專業的師傅幫忙,光線也比較明亮,他說不用了他看得到,還保證他家的機車都是他修的,安啦!

我一點也無法心安,完全的不信任,但看大哥這回的陣仗,我就什麼怨言和要求都說不出口了。

大哥騎著機車載著老婆和二個兒子4P,還加上要更換的機車外殼來和工具零件等。

只見大哥的老婆抱著較小的兒子,就直接坐在騎樓的地上,另一個兒子咬著奶嘴,全身髒兮兮的到處亂竄,我看天涼風大的,請他們到屋裡坐著等她們也不肯,說是小孩頑皮怕打擾我們。

不一會兒大嫂懷中的小兒子小睡醒了,較大的兒子又吵著要喝飲料,我再次邀請他們到家中,冰箱有可樂可以招待,但他們還是拒絕了,就醬子大嫂牽著二個含著奶嘴的小男孩,連鞋也沒穿就往7-11前走去,我怕他們會受傷,提醒他們要穿鞋,大嫂說,不要緊,他們不習慣穿鞋,強迫他們穿還會被踼掉咧。

她們回來時,拿著一個保特瓶裝的統一咖啡,然後就一家四口輪流的喝那罐飲料,我忍不住和大嫂說,這麼小的孩子不要給他們喝咖啡吧,大嫂又說沒關係,他們平常喝習慣了,不會睡不著覺…… 看他們這一家子,我就不行了,決定統統放手不管了,隨便那個大哥怎樣凌虐我的愛車了,只希望他快快修好他願意修的部份,趕緊帶著老婆和孩子回家休息。

今天我起了個大早,吃完早餐就去買金紙和水果,打算去虎頭山下的土地公廟拜拜,臨機一動想到龜山國小對面也有間頗大間的廟啊,找就近的『管區』好了,但一去大間的廟我就有點糊塗了,不知道該從那邊拜起,那麼多尊神佛也不認識是何方神聖?該先向外拜還是左尊右卑?顧不了那些繁文縟節了, 謹憑一顆虔誠的心,向眾神明祈禱,雖然我不懂祢們是什麼神佛,有什麼儀式和規矩,但我知道所有的神明都是慈愛為善的,請保佑我出入平安,遠災避禍。

然後又去車行給帥藍徹底做個健康檢查,校正撞歪的龍頭,鬆動的照後鏡,補上掉落的螺絲,自己豪邁的付錢,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忍心的結果就是自己要承擔所有的費用,不要再哇哇叫

嗯……拜完了神,修好了車總算心安多了,明天可以重振旗鼓,繼續認真的生活打拼了。
創作者介紹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半獸人的媽
  • 僅獻上無限的同情,
    除了給帶塞的二福晉外,
    以及那同樣帶塞又闖禍的小弟,
    還有那個替小弟擦屁股的大哥,
    連同那爸媽不會教養的小孩們。
  • 感恩啦.

    愛粒沙 於 2007/10/21 16:25 回覆

  • 亮格格
  • 大嬸我也是標準的『俗辣』一族,而且最怕人家跟我裝可憐,所以遇到這種歹事,多半也是自認倒楣,人沒事最重要。
  • 畢竟黃春民小說"蘋果的滋味",還有連續劇中被英俊多金的白馬王子撞到,都是虛幻的.....有那麼好康的話,每天就在路上等車來撞了...呵...呵.

    愛粒沙 於 2007/10/21 16: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