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深秋了,天黑的早,往往下班時天色就壓壓烏了。

這天並沒有踩到狗屎或眼皮跳等任何的不祥預兆,下班時卻莫名其妙福至心靈的戴上手套,然後就和以往的任何一天一樣,騎著『帥藍』就奔馳在回家的路上。

桃園春日路在上下班尖峰時刻,是車水馬龍流量很大的,福晉娘娘一路上遵守交通規則,紅燈停綠燈行保持龜速,很認真的駕駛著,卻突然由後方傳來猛烈的撞擊,把我連人帶車往前撞翻倒在路中間。

那一刹那間,只覺得好痛啊,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痛得爬不起來,過沒多久,一個小伙子過來扶我,直接由腋下想把我架起來,離開地球表面,我無力地跟他說:「我好痛啊,還不能動,讓我坐一下。」

稍息片刻,我才回過神弄清楚,原來是那個來扶我的小伙子衝撞了帥藍的屁股,我努力掙扎的站了起來,檢查傷勢。

說來也是很邪門耶,除了寒冬外平常我騎機車是不戴手套的,這天沒有任何理由地戴上手套,就莫名其妙被車撞了,手套都被擦破了一個大洞,也好加在有多了這一層保護,我的右手才只是輕微的擦破一點皮,也慶幸昨天我穿著厚厚的牛仔褲,雖然右膝也擦破了一大片皮,但試想如果是穿裙子,那會有多淒慘啊?

感謝老天保佑。

然後那個小伙子把我扶到路旁,又把我的車推到路邊,我以為他是不想影響其他車輛的行駛,但他卻開口跟我說:「你沒怎麼樣吧?我身上沒有錢,我想也不用報案了,現場都被破壞了,召警也沒有用。」

恁祖媽咧~福晉聽到他醬說真的火大了,就冷冷的跟他說:「我莫名其妙的被你撞受傷,新車子也摔壞了,你只說一句你沒錢就算了嗎?旁邊就是便利商店,一定有監視錄影,大不了跟店家調錄影帶,我一定要報警。」

他聽我這麼說才開始彬彬有禮,然後就打電話『烙兄弟』來…..是真的兄弟不是道上的兄弟啦,他說他大哥會修車,要叫他大哥負責幫我修車修到好,不要給機車行賺修車費。

我看他一直不停的打電話找人,也在腦海裡瀏覽了一下,有沒有可以在此時來幫我壯聲勢嗆聲的人?不能讓太后擔心/肥格格上課中/磨刀格格上班中,而且她最近肝脂數又飆高了,自身難保/獸福晉遠火救不了近水,很快的得到結論:我只能靠自己!!

於是我果決地用行動電話請清溪分局的員警來處理車禍糾紛,台灣的員警真的是怪到不行耶,等了半個多小時還看不見蹤影,不耐煩地又打了110報案,那就更妙了,110的員警一直跟我『拉滴塞』,問我要不要先派救護車來?(我如果重傷到要用救護車送院,給你們拖這麼久,早就掛了吧?)事故發生地點?事故是怎麼發生的?幾點發生的?哈拉哩哩扣扣一大堆,甚至於跟我說110是不用錢的耶,叫我儘量講/多講一點……哇哩咧~~~福晉我考慮改行去 0204 上班,光講個電話就能讓男人意淫,切~。

下方截錄一段我最後和110的白爛對話,讓大夥體會一下有多麼@#$%&*%#
福晉:「謝謝你,不用麻煩了,我看到警車朝這邊來了。」
110「你確定是朝你那兒去嗎?說不定為了別的事經過那裡而已。」
福晉:「嗯,確定,他們已經停車了。」
110「停車了也不一定是為了你的案子啊,他有走向你嗎?」
福晉:「是的,警察已經在和我說話了,真的謝謝你啦。」就醬才能結束通話。

還好來處理的員警很『賞心悅目』,是王立宏那一型的,問清了事由後就說,這沒有什麼好爭議的,就是那個小伙子的錯,還說看我們都沒有喝酒的現象,本來處理車禍現場,規定雙方駕駛要做酒測,問我是否同意不要做了,我說好。(現在才有些小後悔,沒有吹吹看酒測那個玩意,錯過了一個新鮮的體驗)

在等待員警來的漫長時間中,那個小伙子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東南西北地閒聊,當他說到他是六年八班的,我的心突然柔軟了起來,啊~跟肥格格一樣大啊,不過是像我弟弟一樣的年紀呀,看起來也一副老實相,他也不是故意撞我的,就算我們二個都運勢低倒楣吧。

帥哥警察幫我們做好了筆錄,也給我們雙方報案單,然後說以後如果有問題可以找他,就瀟灑的走了。

後來小伙子的那個大哥終於來了,騎機車還載著一個吸著奶嘴的小男孩,大老遠從八德趕過來幫小弟擦屁股,跟我討價還價該修理的部份。

此時我已經覺得好疲累,創傷的部位開始酌燙抽痛,懶得再和他們盧下去了,同意那個大哥明天來幫我修車,只換掉磨損較厲害的車殼,人傷的部份則就醫後拿收據,交由小伙子的第三責任險理賠醫藥費,留下雙方的連絡電話和住址,就各自離開了。

之後我皮皮挫地騎著被毀容的『破相藍』(真的會怕),獨自去看醫生驗傷擦藥,醫院生意很好,還要等20幾個號碼才輪到我,雖然我沒撞到頭部,此時卻發生了秀斗的症狀了,我打電話給木易親王,沒例外的沒人接聽,進入語音信箱,從不留言的我,卻在『逼』一聲後開始悠悠的述說:「今天下班時被撞了,才發現我又更勇敢一些了,沒有老公可依靠有什麼關係呢?我自己談判,自己召警,自己去看醫生,怎樣?沒人關愛又有什麼關係,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更堅強獨立了。」

終於輪到我看診了,醫生幫我照了X光,確定沒傷到骨頭,然後外傷擦藥打了破傷風針,等候領藥……這時手機響起,是木易親王打來的。

「妳在那裡?受傷嚴重嗎?」他說。
「我在醫院,皮肉傷而已,喂~你請的殺手不夠專業喲,下次要找厲害點的,狠狠地一撞斃命才能永絕後患,請給我個痛快,我會感激你。 」我說。
「不懂妳在說什麼。」他說。
「不懂就算了啦,那麼晚了快點回家陪阿計和臭妹吧。」我說。
「騎車要小心一點。」他說。
「我是很小心的,是被別人撞的,你快回家去吧。」我說完就掛了電話。

才剛覺得自己有進步,精神獨立性格堅韌,和木易親王講了通電話就完全破功,簡直像個神經病,唾棄這樣的二福晉。

被撞後一直驚魂未定,這麼『難得』在下班途中發生車禍,決定依照勞基法,明兒個請個公傷假來壓壓驚唄。

創作者介紹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半獸人的媽
  • 能夠自己處理好意外事故是很大的進步,
    就算處理的過程和結果都不盡理想,
    那也是自己努力的結果。

    至於那段和木易親王“很沒營養”的對話,
    我也“不懂妳在說什麼”。
  • 對啊~
    還記得我十幾年前第一次被撞時,根本是像被催眠一樣,自己扶起車子騎回家,才發現手腳多處受傷,車子也損壞嚴重。
    當場卻連罵一句肇事者的話都沒說。
    現在能有這樣的表現,該給自己鼓掌了。

    地球人和火星人之間的交流溝通本來就不容易,不懂沒關係。
    反正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懂。

    愛粒沙 於 2007/10/18 21:00 回覆

  • Eva
  • 揮動魔法棒,衰神去去走

    放眼這2007年,還沒有人過得比二福晉更坎坷的,效法
    富的流油的亮格格,發揮正向的想像力應可趨吉避凶
    否極泰來才是,僅獻上最深的祝福+ing...
  • EVA,

    妳的"放眼2007"沒人比得過是跟誰在比啊?
    這個世界大的很咧,妳的眼界需要加寬加大了.

    光說是台灣每天報紙一打開,社會新聞就多得數不清淒慘悲涼的人和事.
    有個記者還為此說過一個黑色笑話"每天報紙拿起來抖一抖,都會滴下血來...."
    更別說其他第三世界長年戰爭或饑荒的國家,那些孩子皮包著骨,肚大如鼓,眼神滄茫.....應該也不是沒見過吧.

    比起來二福晉怎麼樣都算"小咖"的咧.....
    老實說現在我開始覺得我算是很幸運的耶,還好只是受了輕傷,還好可以請公傷假,幸好我有職業,幸虧我可以把自己養的肥滋滋的......

    如果說妳的"放眼"只是指我們週遭的親朋好友,那麼我要說----反正我都已經雖了,就讓我一個人雖到底唄.
    讓我承擔所有的困厄苦難,讓我所有的朋友家人平安/健康/快樂/幸福.....千萬不要和我比啊~

    anyway,謝謝妳的祝福.

    愛粒沙 於 2007/10/18 21:21 回覆

  • Eva
  • 說說我的想法

    我上班的地方就在桃園縣政府的附近,這裡有一條交通流量大,
    紅綠燈設計很複雜的三叉路口(省道台一線),行人要穿越馬路
    必需小心避開左右轉來車,而且綠燈時間只有30秒..

    我上班的正常路線是要經過三叉路口後再往前一點點,把機車
    從慢車道切換到快車道,在中心線上等對向車道變成紅燈,
    車速變慢以後再穿越車陣左轉(因為巷口沒有紅綠燈,只有網狀線).

    這一個巷口多年來發生過不少次車禍,也包括我同公司的3個同事,
    除了過馬路困難之外,車流量也實在太大了,但是如果我不走這條路
    就要繞遠路才能抵達,而工作所需,一天要進出許多次,我不想每天
    傷腦筋又皮皮挫,就花了一些時間往後方找尋出路.於是一所高中後門
    僅容一台機車通過的小路就成了我十數年來的進出動線.

    我覺得從龜山騎機車到大園實在太遠了,夏天太陽曬,冬天冷颼颼,
    有時下個雨,再加上心中雜念太多,要專一心思貫徹意志的抵達,
    委實不容易.
    真的是要多花一些時間啦,譬如捨近途,譬如找新路,譬如換工具,
    跟長遠的一生比起來,這樣的投資是很值得的.
  • 哇~寫了這麼長的建言感動哩.
    謝謝妳的用心良苦.

    人生並不一定是長遠的,時間過的很快,世事變化也快.
    目前掌握不了未來的走向.

    我目前上班的路並非捷徑,是我認識唯一的通路,沒有取捨的問題.
    至於換工具嘛.....同學,妳是要買車送我喲???
    妳不知道我窮得負擔不起嗎?~切~

    愛粒沙 於 2007/10/18 21:28 回覆

  • 亮格格
  • 沒菜

    哎!如果亮格格看到長得向王力宏的員警,可能會假裝昏倒,然後攤在王力宏身上.....
    粒殺福晉,浪費了喔。
  • 果然是腦袋不靈光,沒想到這招說.....
    噯呀~可惜喲....捶胸頓足!

    愛粒沙 於 2007/10/21 16: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