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篇 

這間磚窯廠的老闆,他的名字很『始揹秀』,和某一個強胃散成藥的名字一樣,身材很壯碩魁梧,作風豪放不羈,穿著走台客路線,平日都是用閩南語和人交談,但和我及小櫻同學說話時,就會很體貼尊重的參雜一些台灣『狗椅』和我們溝通。

我和小櫻同學都是自眷村出身的子弟,從小五湖四海南腔北調都聽得很熟悉,說得是自然是正宗國語,至於台灣話不但不會說,如果別人講話的速度稍快些,或者說些字面不可直接翻譯較深奧的俚語,就完全莫宰羊了,好處是~就算是被罵了,但沒關係,反正聽不懂。

小櫻同學的情況又比我好多了,她母親是客家人,和本土的語言比較多接觸,方言學習的天份比我強太多了,而姑娘我父母都是浙江人,是個純種的外省番仔,對於我來說學台語真的是很艱澀的課程。

某日老闆和我們佈道開示:「偶們是做磚仔的,平常接觸的人都是建築工地的工人,要不然就是貨車司機、製磚工人,這些人都不會講『官話』(就是狗椅啦),所以妳們倆個倫接電話一定要講閩南語,不太會講沒關係,偶教妳們……


於是老闆便很有耐心的一字一句教我們說台語,接起電話要先講:「針阿油哩厚,請問阮兜位找?」、「艾訂哇J磚仔,唄送企兜位?」、「厚,休旦ㄟ就告WE
丫。」、「伊嘸底ㄟ咧。」等等辦公室慣常用語,他都一一的傳授我們,並要求我們在公司要多說,若是要冊封那個老闆為二福晉在母語教學的東宮太傅啟盟恩師,一點也不為過,真的是因由他的教導和訓練,日後我在社會上和日常生活上才能很自在的運用台語,而不致遭受到歧視。

雖然在當時的業務賴桑和某個客戶,在和我說完話時不經意的嘲笑我,說我講台語的時候好像有嘴裡含著奶嘴在講話,就是有一股『糙泥呆』的味道,那時我不懂什麼是『糙泥呆』?還問了人才知道,字面直翻有點類似「臭奶呆」吧?還好現在出了個名模林志玲,如果解釋為她註冊商標的『娃娃音』,那麼普羅大眾就容易了解多了,滄海桑田物換星移,我現在台語可是很輪轉滴喲,並且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奶味了。

和老闆談話和相處的記憶並不多,他並不會每天花很多時間在辦公室,三不五時偶爾出現一下,但是工人們都很畏懼他。
有一次他進辦公室很嚴肅的跟小櫻同學說:「小姐,妳幫偶寫一張公告,我唸妳寫丫。」那時候電腦還沒普及化,我們公司當然沒有這種高科技產物,所有文書作業均是人工完成。

小櫻同學趕緊拿紙筆很專心慎重的看著老闆,等待老闆下達口諭。 老闆清清嗓子說:「嗯巴拉巴拉員工禁止於辦公室內『凶酒』鬧事,違者罰扣三日薪資巴拉巴拉
或許是因為才剛畢業沒多久,還有一點讀書人的迂腐菜味,當我們聽到老闆唸到『凶酒』這二個字,不約而同的把頭低下來,緊咬著下唇,深怕一時忍不住噗嗞笑了出來,而老闆也蠻配合演出的,『凶酒』/『凶酒』一連唸了好幾次,厚~當時要強忍住那個笑很難不受內傷耶,想想二十幾年後的現在,滿街白目的人唸白字,那又算得了什麼呢?早就見怪不怪了,有些人還是故意唸錯字來裝可愛咧,都不會再有那時候老闆有邊唸邊的一個『凶』字,覺得有趣味性了。

有一次一個分局員警來訪,剛好老闆在辦公室,他立刻起身熱情相迎,直嚷著說:「唉呀~見到您真的是篷壁生輝啊,您就像是我供桌上的活菩薩,地方上的土地公啊……
」老闆一面說還一面用誇張的手勢比劃著,一路上親自陪同巡視,直到鞠躬哈腰相送至大門口,那種露骨直接的奉承拍馬,在我近三十年的職場經驗中,仍無人能出其右。

每逢一年三節他更不忘交代我們,提領一疊疊現金,然後用報紙層層包裹起來,塞進水果禮盒底部或茶葉罐裡,要打點環保局、消防隊、警局等等地方單位,
讓我見識體認到生意人的種種面相和必要手段。

不知道憲法是否有規定,當老闆的都要娶好幾個老婆厚?這點老闆也不能免俗地『遵守行規』,那時候的老闆娘也不是原配,據說原來也是他某項事業的會計,所以公司所有的帳目老闆娘其實都很清楚,我和她卻只有一面之緣,記得好像是我們的帳冊借貸方不平,查核了好久都找不到問題出在哪,就去老闆的家翻陳年的歷史帳冊和傳票,一項一項核對
……

查帳這個工作真不是人幹的,粉累粉累粉累啊!……
猶其是差距的金額明明只有幾塊錢,卻要把好幾年來的進貨、銷貨,應收應付的帳簿、傳票逐一比對,真恨不得自己貼了那點小錢算數!

當然~老師有說我有在聽啦!那是不可能的,帳目上即使是差一毛錢也要找出來,這是會計工作最崇高的宗旨(亦是我最不喜歡的部份)。

那時候
的老闆娘長什麼樣子(嘿...嘿...不確定現在換人了沒),我完全想不起來了,只是記得她很低調的在家帶孩子,沒再出去上班工作,沒有一點第三者或狐狸精的味道,是良家婦女型的。

還有比較印象深刻的
幕是,有一回他和我們談到他青少年時期,有一次他離家出走,住在一間小旅館裡,他租了一大堆金庸小說,就這樣每天K書練功,足不出戶的過了一週…..這可能就是我個人的主觀偏見了,一聽到他說讀金庸唸到天昏地暗沒日沒夜,突然就感覺這個人好有『人味』喲瞬間就拉近老闆與伙計的距離,心情就變得柔軟了起來
……

當時
他在講述這件事情的聲音表情,一直令我至今難忘。

創作者介紹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