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17日我請了假,滿懷希望的坐計程車去台北市中山北路的那間醫療診所,這次的看診經驗徹底把我打敗了,狠狠的證明了網路上的東西大都是騙人的,千萬不能輕信啊!光是做肛鏡的檢查就讓我痛到想砍人,真的是宇宙無敵超級痛的痛,躺在診療台上一直強忍壓抑著自己那雙衝動的腿,因為我痛到只想給那個醫生一個飛踢,讓他滿地找牙。

那個醫生和我說檢查的結果,直腸底12點鐘方向,有約手姆指大的內痔,嚴重程度至第三期了,而我患部腫的太厲害暫時不能治療,預估全部完全治到好的費用是3萬5千元,療程約一個月,健保不給付需自費,突然間我覺得好無助啊!要花麼久的時間又那麼貴~~~我都可以買去溫哥華的機票了說……也可以買那一台想了好久的 NB了,價格昂貴還是其次,重點是他說不會痛根本是騙人的,光做檢查就可以讓我像被宰的豬般嚎叫,我連生安妮和薇薇安時都沒喊得這麼淒厲,那麼他其他的醫療方法和醫術是可以信任的嗎?

而且這醫生還說每週一要回診看復原狀況,我那有可能每週一再請假來看病啊?不被公司開除才怪,破了財身體又沒治好豈不是更慘? 待我強烈的疼痛感稍稍減緩後,我結帳離開了那家醫院,這次光是檢查拿藥就收我3千多元,還沒有給收據,加上來回計程車車資近1千5百元,細細盤算之下,我知道不管我怎麼頑強抗拒,也該是認命妥協的時候了,逃不掉終究是躲不過。

講到命,大約是在前年吧?有一天我婆婆突然打電話叫我去一個什麼『聖母宮』之類的地方,主要是因為我的爛身體一直不好,從嫁到他們家起大病小病不斷,住院開刀等凶險也是頻頻發生,她是一片善意叫我去拜拜,並想請神明替我消災解厄的,我一走進那煙霧迷漫嗆眼燻鼻的家庭式廟堂,那個肥肥的乩童就起乩發作了,他跟我說他天眼看出來我的身體還是很差,而且未來還有二個『刀劫』要過,問我要不要化解?

開玩笑!『子不語怪力亂神』耶!每次只要看到這一類人都會讓我想到以前那個肖ㄟ老闆『玄天上帝』,真是夠了,我可是有看過電視有讀過書的,我當然知道所謂化解要付出什麼交換,就跟他說不用了,那時只見我婆婆臉都綠了,一直和那個乩童解釋:『伊姻阿郎~不懂世事,神明嘸湯和她計較,伊西外省番仔啥米攏嘸災,拜託一定要幫她化解ㄟ啦。』

那個乩童拿著七星劍和一束香在我面前跳來跳去,拚命揮舞比劃著,逼問我:『要化解馬ㄟ塞,但妳要信我,妳巫相信我否?』

我用很肯定的語氣回答他:『我一點也不相信這些。』然後他就和我婆婆說:『她不信我,就沒辦法施法化解,退駕了。』我看我婆婆大概快要被我氣昏厥了,就趕緊腳底抹油溜了。

這件事我很快就淡忘了,並沒把它放在心上。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雷射無痛治療失敗後,回家途中的計程車上,我的腦海中就一直浮現,那個胖胖乩童和我說我還有兩個『刀劫』要渡的景象,不會吧?不會這麼巧吧?如果是真的,那麼我這次認命去開刀手術徹底治療,再加上去年十月挨的腹囊腫那刀,不就剛好二次了嗎?那麼我人生中的惡運都渡完了嗎?就再也無病無痛必有後福了嗎??我嘲笑自己開始無知迷信了起來,真的是病糊塗了,如果真是這樣,幹嘛沒事不去割個雙眼皮、拉皮之類的,又可恢復青春永保美麗,又可消災解厄永保安康。

回到家後,我終於向好朋友發出求救訊息了,因為我清楚知道再沒有人幫助我,憑我一己之力已經完全沒有辦法應付這麼多的麻煩事了,二十幾年的 EVA 老友,永遠是我最穩定的後盾和依靠,我逼她答應我不問我不想說的事,不告訴任何人我的事,她立刻幫我安排最好的直肛科醫生和治療,還放下自己的家事和孩子,專程陪我看診和手術後的多次探望,我深深知道我欠她一個故事,於是我誠實的告訴她這次引發這毛病的前因和後果,可把她嚇壞了吧?她會不會想都一把年紀的老友怎麼還這麼不成熟?身心俱疲已顧不了這許多了,但被關心和照顧的感覺真的很溫暖,EVA同學~~真的很不好意思,多年來我好像一直都在當妳的『大茶包』,總是在麻煩妳,但這次我實在已忍到走投無路了,不得不再向妳求助了丫………

Louis 晚上回家竟然在整理護照和證件,我問他:『又要出差喔?』

『嗯。』他答。我和他說放棄雷射治療的事,預計去桃新醫院動手術,希望越快開刀越好,不要把病拖到過年。

『決定要開刀,去長庚醫院開比較好吧?』他說。

『去長庚住院,你要出國能照顧我嗎?還是你媽能照顧我呢?我要拜託我媽來照顧我,她年紀大了,醫院離娘家近一點比較方便安全。』我說。

『隨便妳吧!』他說。

幸運的是孩子們都順利完成期末考,而且二個都考第五名表現不錯,在校表現沒有因為媽媽的病而受到影響,讓我深刻的體悟到孩子們的功課父母真的不用太著墨使力,期中考我那麼辛苦的幫薇薇安溫習功課,也不過考個第二名,這次完全放棄連功課都沒幫忙檢查,她完全靠自己,也考了第五名總分還比上次進步,媽媽對她們的幫助實在太有限了……好像離題了,竟誇起癩痢頭的女兒了……

緊接著就又放寒假了,請阿嬤照顧幾天,應該不成問題,一切都安排好了,心裡又想 Louis 在或不在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對我到底有什麼作用呢?什麼時候我才能倚靠他呢? 在此也特別感謝我們協理問都不問就簽准了我十幾天病假(雖然我明知道他根本不可能看到這些文章,算是白題一筆,但心意誠意到了),讓我免除一些解釋上的尷尬,可以安心卯足全力消滅身體上的敵人。 
創作者介紹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