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的時候,台北縣社會局的小姐竟然打電話來慰問我,問我為什想不開?有什麼困難可以和她談談,有什麼她們可以幫得上忙的?我心驚!這個醫療通報系統也太強了吧?我想我以後再也買不到安眠藥了,也沒有任何醫生敢開藥給我了,我失眠的老毛病發作了要怎麼辦呀?這就是一失足成千谷恨的最佳例證。

當時我很不禮貌的拒絕了那個社會局人員的善意,我跟她說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告訴任何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會跟一個陌生人聊些什麼呢?我頑強的向全世界封閉自己,認定了誰也幫不了我的。

晚上薇薇安下課回家了,她變了好多,一直找一些有的沒的事情和我聊天、拼命的搞笑逗我開心、還自動的洗碗筷清理廚房、黏在我身邊幫我按摩搥背的,本來她每天回家做完功課後,都沈迷在楓之谷線上遊戲,而現在我怎麼哄勸她,她都不肯去玩電腦了。

我真的大錯了,連一個十一歲的孩子也不如,我心想。

她和姐姐都快要期末考了,我卻一點力氣也沒有,再也擠不出一些些力量來幫她們複習功課,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安眠藥的副作用,我連檢查她們的功課和看她們的聯絡簿都集中不了精神,全看不懂了,我請妹妹和姐姐以後都自己蓋印章,因為媽咪糊塗了沒辦法看東西了。

晚上我開始覺得身體極不舒服,胃漲氣一直想上大號,老是跑廁所卻「嗯」不出任何東西來,我使勁用力的上、努力的上,終於排出一粒粒純黑的東西,我一看就完全明白了,原來那玩意是「鹿茸」,就是我元旦晚上發狂灌下去的補品,現在完全沈澱凝結在我的大腸底,怎樣都排不乾淨,我試著自己灌腸,想把那些黑黑的結塊清乾淨,那樣就不會胃痛和肚子痛了,但好像永遠也清不乾淨一樣,肛門一直有異物卡住的感覺,還是一直胃痛肚子痛有便意,這件事唯一的好處是,肉體上的疼痛,讓我分散了心靈重創的痛。

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趕緊好起來,因為除了耶蘇愛我之外,那二個心肝寶貝女兒也是真心的愛媽咪的,身體垮了自己都顧不了,要怎麼照顧孩子啊?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把自己身體調好。

元月3日,雖然身體很不舒服,還是去上班了,看了看去年耶誕節我寫給 Louis的mail。

DEC-25-2006 Subject:你不和我談我也非得要告訴你的重要事情
Dear Louis,
薇薇安問:『媽咪,為什麼今年耶誕節都沒有帶我們去那裡玩啊?』
Lisa:『去問把拔,媽咪不知道為什麼。』
芹綸:『媽咪,只有妳員工旅遊的時候才會帶我們去玩囉?什麼時候才會員工旅遊哩?』
Lisa:『媽咪過完年後就沒工作了,可能以後都沒有員工旅遊了。』
薇薇安:『ㄏㄚ′~~』
其實常常女兒們都會有一些問題,往往我叫她們去問你,但她們都不願意去問。有很多事情我們都很想知道,但是我們都不會也不願問你,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問不到答案,因為只是白白浪費力氣....... 芹綸有一次數學習題不會寫,媽咪也不會,我請她去問你,她說寧可不寫到學校再問同學,也不要去問你,因為你很兇很可怕......

每次女兒們問:『把拔去哪了?什麼時候回來?....』我都告訴她們要自己打電話問,我也不知道。她們通常會說:『打有什麼用,不是不通沒人接,就是語音信箱,就算接了也是回答:「你說咧?」「你猜咧?」「在路上....等下就回去了」。』

所以我們都被你訓練的不會打電話了,所以你的行動電話只是你『朋友』們的哈拉專線、只是『她們』用來和你打情罵俏的工具。

上週薇薇安的回家功課造句練習,其中一題題目是『甜蜜』,她寫著『我爸爸和媽媽感情很好,他們生活的很甜蜜。』看完後突覺椎心刺骨的痛,格外的諷刺不是嗎? 我沒辦法和她們解釋,爸拔為什麼每週都能安排和朋友打球,卻不理會女兒一年一次的旅遊期待,我沒辦法解釋爸拔可以常常和那些人聚餐、唱歌、喝酒,卻不能陪全家吃一餐耶誕大餐?

我沒辦法解釋,為何爸拔和朋友在一起風趣健談,和家人在一起卻經常板著臉似不屑多說一句話。

我沒辦法幫她們過一個熱鬧開心的節日,我實在太疲累了,腦筋不通了....喪失了生活能力了.....平安夜的晚上,我們三個吃著泡麵......場景淒涼....而你在何方?

告訴你這些事,是想替那二個可愛善良的寶貝女兒爭取一些關愛,她們很敦厚善良不會也不敢去煩你,不會像有些人家的小孩需索無度,但卻是更讓人心疼,每天常常是沒見著老爸的面就睡了,就算見著了面,老爸最常和她們說的話只有一句:『時間很晚了,該睡覺囉。』

請多花些心思在她們身上,多陪陪她們和她們聊聊好嗎? 縱然有千般萬般的錯,都是我的過錯,她們是無辜的,她們是你前世的情人呀!不該因為爸媽的婚姻失敗而受牽連,她們應當享有更好的生活才對,不該是永遠丟給一個不快樂、不懂生活的媽媽帶著,她們不該和我一樣生活的枯寂貧乏......放假的日子,你討厭我,我可以不出現在你的面前,但請記得你是她們的老爸,帶她們出去走走逛逛,讓她們在長大成人以後有美好的記憶何供回想啊!

我最近的狀況很不好,夜裡常失眠,睡不著就一直想著不開心的事,往往萬念俱灰,現在連白天也常常止不止眼淚偷偷的哭泣,我真的很不快樂....我的生命好像沒有目的也沒有意義了,存在與否根本也不重要了。我不知道我活著還有什麼價值?幸福離我好遠好遠......放棄是最簡單容易的,只因我掌握不了任何事.....沒有感覺就不會再痛苦了吧....

我的遺書該怎麼寄給你呢?? mail 會不會太不慎重了?.....呵....呵.....

看完後我又淚流不止了,最近常這樣忍不住淚,好怕被同事看到。其實我那種自我放棄的念頭早就存在了好久好久了....... 我又寫了一封 mail 給他,固執地不相信頑石不點頭。

JAN-03-2007 Subject: 2007年 新的生活 新的人生
Louis,

上班真好,工作一忙碌,就不太注意到千瘡百孔的心,直到現在才有空舔拭傷口。
但應該面對的仍然逃避不了的不是嗎?既然你一昧的閃避交談,認為我想清楚知道後,才能理解釋懷的事都是不重要的,那麼我將不會再問了。
從此關於你的任何事,只要你不主動說,我也不會再過問了。

從結婚至今,除了身體不好的時候,我一向是傾盡心力,安頓照顧這個家,讓你沒有後顧之憂,從來不用為家人操煩,自由自在隨心所欲慣了,不顧念家的性格,根本是我一手培養出來的,怎麼能怪你?禍因自起與人無尤。

元旦在家整理打包你的東西,看到自己在孟庭不滿一週歲寫的日記,才赫然發現,其實你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是這樣子的人了,放假總是丟老婆在家照顧孩子,自己和朋友去打保齡球或是聊天品茗、喝酒,常深夜未歸找不到人,只是差別在於那時還沒有外遇的對向吧?且沒有現在這麼高的失蹤頻率罷了!
而我花了這十幾年的時間,還不能覺悟你是怎麼樣的人?還要期待未來會有什麼不同嗎?還能不清醒,繼續裝做什麼都不知道只為了維持表面假像的和平嗎? 但我們還能溝通嗎?對於我,你除了愧疚憐憫之外還有感情嗎?我們連對事情的重要程度認知都呈二極化,怎麼相處怎麼共同生活? 為了女兒們,我會努力恢復正常生活,假裝心情愉快,能撐多久就算多久唄。

有時候我覺得你愛女兒的心是無庸置疑的,但一個愛女兒的好爸爸怎麼會忘了要去丈母娘家接她們,電話都不打一通交待一下,甚至於打了十幾通的電話都找不到人,到底是在做什麼偉大重要的事可以忙成這樣? 我不要再繼續過去一樣的殘酷生活了,,永遠不受重視被忽略,沒有一點被愛被關懷被尊重的感覺,而還要在同一張床上、同一個屋簷下互相折磨,這種荒謬可笑的日子,是該結束了,我們和孩子們開個家庭會議理性談談,她們能體會爸媽無法共同生活的困難和苦衷,她們很貼心懂事慢慢會諒解的,好嗎?求你了!

2007新的一年,我既然死不了,就請給我一個新的生活、新的人生。

昨天你叫我千萬不要看輕自己,你知道我真實的感受嗎?最看輕我、鄙視我和打擊我的人始終就是你!就是你啊!!而你卻在和我說啥笑話??踼我一腳後再叫我要覺得很驕傲被踹嗎?有時候真的覺得你的幽默感很另類,難怪會風流韻事不斷呀! 不要再當做沒看到我的 mail 或簡訊,往往就是我單方面的想求個解決之道,不斷的嘗試讓你知道我的想法並和你商量對策,而你千篇一律用冷漠不理會來對付我,這樣真的很傷人你知道嗎?往往我就被你這種處事方法給激怒失去耐心和理性,做出衝動而做出令自己懊悔的事......請不要再用這種方式對待我了。

下週三就是我們結婚14週年的日子了,你會記得嗎?真是不容易啊!我們竟一起過了那些風風雨的14年5000多個日子,憑心而論我們不是沒有幸福甜蜜過丫,只是到了最近這一二年,才漸漸變成這樣,和你吃喝玩樂 Share 生活點滴的永遠是別人,而在家忍受你的無情冷漠看你臉色過日子的是你至親的家人.....真是值得好好紀念和省思的日子。
如果你仍然無動於衷,不理會我,我不排除今晚會做出何可怕的激烈的事....我並不是在威脅你,有時候一鑽進死胡筒裡,就控制不了自己..........

結果:他仍然沒理我。 後來的那幾天我晚上都沒辦法睡覺,就一直這樣持續痛著一直跑廁所,白天還要舟車勞頓的到大園上班,我還和同事開玩笑說,我已經好幾天沒睡覺了,坐在馬桶上的時間比躺在床上的時間長。 

也因為這樣一直過度使用,我的小菊花成長茁壯發炎的相當嚴重了,最後還排出血便來,連走路和坐下都會很痛,我去藥房買藥來擦,不但沒有用且更嚴重了,連菊花旁邊正常的肌膚都因為藥物過敏發炎刺痛了。

這期間,Louis只有留一張紙條給我,寫著
『身體不舒服要去看醫生,不要亂買藥,我知道妳很不舒服,但不知道該怎麼幫妳。』

我再次寫了 mail 給他。

JAN-05-2007 Subject: 懇請務必撥兀參加與會 
Louis,

你留紙條說,不知道該怎麼幫我?為什麼不直接問我?問我需要什麼?怎樣才讓能我舒服點?為何不和我說說話,讓我不去注意疼痛?

去年10月我要開腹囊腫的手術,即將開刀的前一夜,我真的為了又要動同一個部位的手術感到很恐懼害怕,當我向你伸手求援尋求支持和安慰時,你把手縮了回去,一句話也沒說仍舊不理采我.....我只好去女兒們的房間很變態的和她們二個交待後事,講得她們兩個都哭了......我好像才回過神來,找回了一點勇氣和力量,支撐著我又渡過一次肉體上的磨練,那應該是我第一次不理性的嚇到她們吧?! 我真的很壞,把自己的痛苦和失敗加諸在無辜的孩子身上,我以後絕對不會再這樣做了。

雖然我曾經想過更無可捥回的辦法,保證沒機會救回來的!但我現在深刻的體會到,雖然我不是一個好母親,但我們女兒是真的愛媽媽、需要媽媽的,在她們沒有離開我之前,我不會再放下她們的。 昨天自己請假去醫院,因前晚整夜沒睡,再加上身體極不舒服,在待診時就顯得『不行了』,護士小姐看我臉色鐵青又頻冒冷汗,就貼心的安排我先躺在急診室病床上等醫生,然後她又問了一句:『妳這麼不舒服,怎麼沒人陪妳來照顧妳?』我無言以對。

一時間竟覺得這場景好熟悉,彷彿回到了要生安妮的那一個夜,當我腰都伸不直強忍著陣痛,捧著肚子踏入醫院急診室時,護士小姐也是這樣問:『小姐,妳一個人嗎?怎麼沒人陪妳?』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總是沒人陪著我,在我怯懦無助的時候。

1/3 (三),我這麼誠意的寫信給你,你竟然依舊不予理會,連回個隻字片語都沒,我到底該用什麼方式和你溝通?和你研議商量?不理不采就能粉飾太平,騙自己一輩子嗎?切莫欺人太甚......至少要讓我知道你的想法和未來的計劃吧!我是個凡人並不是神,也不是你的紅粉知己,你不清楚表達說明,我猜不透你的心。

這兩天我之所以沒有再和你談,並不是想一切都算了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實在是身體太不舒服,沒有多一點力氣可以再和你『盧』。 楊董,就請您當作和同事開個會好嗎?和這一家人討論2007的展望新生之道OK?

會議時間就是週六下午好嗎?懇請務必撥兀參加,勢必得到個執行辦法和結論。

他終於回了下面的 mail 了。

 
JAN-05-2006 Subject:RE: 懇請務必撥兀參加與會

我是應該問你需要甚麼,怎麼幫你。
只是我都用想的,也不知道怎麼做才好。
沒辦法寫像你這樣清楚的描述事情,所以沒回!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獸媽
  • <p>操你媽的死縮頭烏龜!<br />
    有勇氣搞外遇,卻沒勇氣面對家人!<br />
    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付出代價!<br />
    請誠實面對!<br />
    像個男人認真的面對自己與家人,<br />
    也為自己留下最後一絲的尊嚴吧!<br />
    不論結果如何,都該負起責任面對,而不是逃避閃躲!</p>
  • 二福晉
  • 獸媽,他又不會上我的部落格,妳罵給誰看呢?<br />
    亂沒氣質的....污染我的版,況且我相信妳絕對不會對"楊阿嬤"有"性趣"的.<br />
    <br />
    現在寫的那些事,都過去了.....我現在已經很穩定正常的生活著,大家放心吧,也謝謝有關愛我的人們,我完全接收到妳們所有的鼓勵和安慰.<br />
    <br />
    只要求妳們不要再打電話或來找我,不知道什麼原因,無論任何人問我相關的任何事,我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會哭.....而芹綸一看到我掉眼淚就會跟著哭紅眼眶,我真的心疼又不捨.<br />
    <br />
    已經結痂的傷口,妳們就不要再揭它了....我會慢慢寫出來的.
  • Eva Chen
  • 昨晚接到一位共同友人的來電,問我究竟發生何事?因為覺得<br />
    Lisa的文章已經詳實的說明一切,且近幾日的狀況我也不知情<br />
    ,於是請她留言給Lisa表達關懷,假如Lisa願意,就會自己回覆..<br />
    <br />
    Lisa PO上這幾篇文章後,給大家帶來不小的震憾,昨天的閱讀人次超過百人,今天上午也破50了,可見大家都非常關心Lisa,藉由意見的發表或許可以給她一些思考方向,也希望她一定要記住,這世上還有許多值得珍視的人,事,不需要我們打電話去殷殷叮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