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視察領土宣誓主權的『生產線一日遊』,在皇太子一句:『老徐,開車送我回家!我好累喔……』終於宣告結束。 基於合理的疑推測,應該是『品保課長』向總經理投訴的吧?!說管理部門很不友善難相處(因為她高升了之後我們都不曾對她PMPMP,反而很變得冷淡),於是將要在下一季的人員召募刋登廣告時,總經理交代要徵聘一名『管理部課長』,好好整頓我們這群沒有將軍領導小兵。

在這次召募進來的新人當中,竟出現了三位『超級怪咖』,同時也成為壓跨公司的稻草之一,至於他們如何顛覆全公司的種種奇怪事跡,且讓我慢慢道來。

首先是總經理不知道從那兒找來(或許是別人介紹)的,丟了一份『石先生』的履歷表給我們,叫我們寄『聘僱通知書』,要聘請他擔任『總經理室特別助理』,下月一日即報到上班,我們研究了一下這個人的學經歷,看起來還蠻正常的,38歲己婚還是個喝過洋墨水的EMBA碩士,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應該會是個很稱職的人才,誰知道這個石先生進公司後的種種行徑,卻跌破了大夥兒的眼鏡。

總經理特助石先生,如期履職報到上班,瘦削的體形眼神精鑠,給人城府很深的印象,第一天總經理帶他來跟我們大家介紹一下後,他很快的就和我們部門的人混的很熟了,熟了之後就開始葷素不忌亂開玩笑,或許是因為管理部我是最年輕的小美眉(咦~~別懷疑!歐巴桑也是由小女孩變成的,二福晉也是有青春洋溢的時光哩!)小朋和林姐又都已經結婚了,所以他總是把目標鎖定我,用言語佔我便宜,老是一直叫我『石夫人』(那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被人稱做『夫人』)

坦白說我那時並沒有什麼『政治智慧』,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情形,在組識架構上他直屬大老闆,等於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我們部門的升遷考核等生殺大權都在他一念之間,對於他的行為林姐、小朋和小張把它定位為『開玩笑』,所以辦公室裡並沒有人替我行俠仗義、拔刀相助,包含我自己也很俗辣的用傻笑來回應一切。

石經理(特助的職階也是經理級)是個手段高明的人,像條滑溜的泥鰍,他很合我們總經理的味口,聽說晚上常常帶他這個鄉下土財主到台北的俱樂部、酒吧之類的地方,體驗城市『上流社會』的生活,後來他們倆可能是互相影響吧,我們總經理由『本土化』的霸性變成燈紅酒緑夜夜笙歌流裡流氣,而石經理也開始會和總經理一塊兒分享『台灣的口香糖』,一起對公司各部門的小姐們品頭論足言語挑逗,還去燙一個超『聳』的非洲土人捲捲頭,給人越來越猥瑣下流的感覺,而總經理於公於私上卻也越來越依賴他了。 整間公司就在他們這樣用烏龍瞎搞的經營方式,很快的被終結掉了。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數年之後我結婚了,在台北一間資訊公司擔任人事專員,有一回公司要徵募『管理部經理』一職,我在寄來的十幾份履歷表中,赫然看見石經理也寄履歷自傳來應徵,看了一下他漂亮的學經歷,又見到他的婚姻狀況那一欄填寫著『離婚』,猜想應該是那一段時間和總經理到處廝混的後果,又想到經過了那麼多年了,他還在到處謀職應徵工作,一定過得很慘吧!

閱覽完畢,我立即毫不猶豫的把他的歷傳照等資料扔進碎紙機裡,這個傢伙人品太差所以第一關直接淘汰,我壓根沒有半點想把他呈給高層遴選的念頭。

至於在那間倒閉的公司,其他的『怪咖』們就下回再說囉………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a Chen
  • <p>看了幾篇文章之後,有點感觸...福晉真的好記性,多年前的事<br />
    也能記的這般清楚....<br />
    同樣的景色,在不同人的眼中卻是兩樣風景,二福晉有敏銳的觀察力,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拾綴出多樣的人生.</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