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的守護者》

姊姊的守護者.jpg 

這本書是跟公司的圖書館借來的,也是我首次接觸到茱迪.皮考特的著作。

引用一小段博客來網路書局的內容簡介:『莎拉為了救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利用醫學科技生下與凱特有完美基因配型的安娜。十三年來,安娜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現在輪到了她的腎臟。無法忍受再被當成藥糧的安娜決定反擊她的父母,控告父母奪走她的身體使用權。《紐約時報》暢銷作家皮考特以不同人物的口吻來接續故事的發展,探討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對「愛」有深入的刻劃及詮釋,以細膩的筆法,精妙的細節,靈巧的掌握人與人之間脆弱敏感又錯綜複雜的關係。』

看完書至今,時間已經過了太久了,最初對於這本書的一些想法和感動已不太鮮明了,但是明確的認識到作者茱迪.皮考特是個說故事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她寫的書題材豐富、人物刻畫細膩、生動地筆法描述人與人之間錯綜複雜的情感糾葛和矛盾,從這本書開始,她也被列入我的最愛作家排行榜之一。

酪梨壽司的【私房讀書筆記】挖寶時,壽司說她看到結局當下的OS是:『幹,這女孩有沒有這麼衰?』←看到這句,我噗嗞地笑了,這觀點倒是我完沒有設想到的另一個角度。

以福晉身為二子之母的想法,平平都是我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無論是哪一個要忍受病痛之苦或醫療上的折磨,我同樣都會不捨也不忍,更何況要求一個孩子頻頻忍受各種肉體上的虐待,也不能保證可以換得回另一個孩子的健康,那麼所承受的這些痛苦不就白捱了?太不划算了。

生一個孩子來救另一個孩子這種蠢事兒,我絕對不幹!

網路上傳言,說這本小說改拍成的同名電影也很催淚好看,改天有機會定要找來重溫一下這份感動。

《事發的十九分鐘》

事發的19分鐘.jpg 

很幸福地,我又在公司圖書館借到茱迪.皮考特另一本佳作《事發的十九分鐘》。

老祖宗的智慧教我們凡是「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惡之處」,那麼同理可推,是不是凡「可惡之人,必有其情可憫之處」呢?

每次看到那種因為童年受創的陰影,而導致日後人格異常成了社會邊緣人的梗,都會不由得起雞皮疙瘩,深深懼怕自己在不經意之間,不小心殘害過某些幼小心靈,然後因此替社會製造出一個變態連續殺人狂魔之類的,那可就罪孼深重了啊。

在網路書局尋田水時,看到博客來網路書局的新書促銷活動,茱迪.皮考特的書任選兩本75折,我的滑鼠就像玩碟仙時被幽靈附身的碟子一般,自動地輕輕移動著,點選了《第十層地獄》、《換心》二本書,放進至我的購物車中,神奇的滑鼠彷彿自己活過來了,完全不受我的手指控制哩。←詸之音:不用再為妳的敗家行為找藉口了!(鳴…嗚…我該打…我該打…自己賞巴)

收到書之後,還逼自己強忍了一陣子,捨不得先看,把其他買的和借來的書看完先,最後再來慢慢享用茱迪的最新力作。

第十層地獄.jpg 

這幾天,我終於看完《第十層地獄》之後,卻有點小失望,她說故事的功力好像退化了,故事的內容完全不能勾起我的共鳴,筆法和寫作技巧都不似之前那二本書,那般地引人入勝,能讓人放棄任何瑣事,只希望能一口氣讀完,茱迪她變了,完成戳不中我感動的點。

而且以我這麼沒邏輯低智商的腦袋,竟然花不了多久時間,就猜出殺人凶手就是媽媽,唉!可以想見這書中情節安排有多老梗了。

更討厭的是書中穿插了一些畫得很醜的漫畫,歐買尬~不但沒有加分作用,反而更不清楚她究竟要傳達什麼?

換心.jpg 

接著再看了《換心》,就再也忍不住想要摔書的衝動了,一本書硬是讀了一週斷斷續續拖拖拉拉,怎麼樣努力也看不完。

她描寫那個死囚在牢獄裡面發生的種種神跡,我個人覺得有模仿史蒂芬.金《綠色奇蹟》的嫌疑,卻又學得不淪不類四不像。

酪梨壽司說她得了一種把喜愛的作家的書一網打盡的病,其實我也有相同病症,只不過礙於財力窘迫和居家太狹窄,實在沒能力買太多書,所以算是初期病患,尚不算太嚴重,還能用圖書館借書等方式來控制病情,只要有書可讀就好,不一定要擁有。

茱迪.皮考特的書,一本比一本難看,也算是給我這毛病下一帖特效藥了,以後不再盲目的追作者,先多看看諸子百家的書評和閱讀筆記再說,才不會花了冤枉錢,看完後卻只想拿書砸自己的頭洩憤。

 

 

創作者介紹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亮格格
  • 有時候翻譯也是大問題,我的心頭好~村上春樹的書就是最好的例子,翻譯得好的讀起來真是一大享受,翻譯爛的~如果作者知道自己的心血被翻譯成這樣,可能會想上吊.所以村上春樹的書我都至少會找兩個版本以上來讀,台灣,香港,大陸都會有不同的版本.
  • 看來是我誤會了村上阿北,他的書有的我很愛,有的就看的很不耐煩,還以為是他年紀大了自然演變成囉嗦的老頭,原來根本就是翻譯的錯!
    江湖上盛傳有些多產的暢銷作家,會找很多槍手代筆,所以文風差很大。(我是俗辣,沒有指名道姓,不要告我啊)

    愛粒沙 於 2010/01/07 22:04 回覆

  • 亮格格
  • 還有啊,亮格格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愛買書,情願每天到金石堂或誠品去罰站幾小時,讀完就爽到(對不起作者),不是不想擁有,而是當你要搬家的時候,你就會知道有多可怕,最重最頭痛的那一箱,沒人願意扛的,都是你的書啦.
  • 亮格格的蘿蔔原來就是這樣鍛鍊出來的喔。
    我的閱讀習慣較差,最喜歡倚床上裹著被窩看。(所以眼睛和脊椎才不好吧)
    搬書有多可怕,早有多次心痛的領悟,可是怎麼都不會覺悟呢?
    我的小宇宙都快被書塞爆了,還是忍不住買買買,唉~可能要換個大房子,才能容納我全部的書。
    還有千萬不要相信賭鬼說剁手指戒賭,和書蟲說剁手指再也不買了,都是大謊言。

    愛粒沙 於 2010/01/08 2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