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回想起來,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小舅到處廝混的呢?大約是在唸高三那個時候吧?!

 

外婆的么子母親的小弟,竟然只比我大4歲而已,當時不過還只是個二十初頭的小夥子,剛剛辭掉了木匠師傅的工作,全心全意地為流亡美國淘金的生涯作準備,那是他自小到大的心願,立志要像他的大哥、二哥和三哥們一樣,在美國打拚立業成家。

 

那時的我,十六七歲的黃毛丫頭,唸私立高職沒升學壓力,又沒父母管教約束,一隻完全自由的青春小鳥,什麼都沒有就是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於是二個櫻櫻美代子的閒人,就經常湊在一起混日子了。

 

小舅總是騎著那台當年很拉風,現在叫做古董車的偉士牌 125(光陰的故事中,幾摳騎的那台),載著我到處趴趴趙,他是個標準的飆車族,只差沒有配備西瓜刀,騎機車總是毫不客氣地有縫就鑽,交通號誌僅僅拿來參考用,剛好我又神經大條不怕死,於是乎一拍即合。有一次特別計時,下課時他自台北接我,然後騎機車回到桃園的家,結果不到 25分鐘就抵達目的地,很可怕吧!當年並沒有強制騎機車要戴安全帽哪,現在回想起來,如今我能好端端的,沒有缺手斷腳的坐在這兒打字,還真是老天有保佑呢!(劃十字)

 

他好像是計劃要在去美國之前,把自己的前半生待過的地方都遊覽一遍似的,又彷彿是在做最後的巡禮,之後就能把故鄉的影像牢牢地封印在腦海裡,那麼往後在美國的生活,就可以靠著反芻啃噬這些記憶來過日子。

 

小舅帶我去他做木匠時的工廠參觀,踩踏之處無不木屑紛飛、塵埃密佈,然後領我去看他做的紅木嵌大理石雕花的客桌椅成品,並且告訴我他是如何苦了三年由學徒熬出師的艱辛過往,舅天性樂觀開朗很有喜感,就算講起再怎麼催淚的故事,都會變得像搞笑劇,那時天真的我還跟他說,好不容易習得一技之長,算是個專業人才咧,出師了薪水待遇都很好,幹嘛非得去美國從事另一個完全不同性質領域的工作?他說,那始終是他的夢想,他送我一個他親手做的原木書架。

 

我們經常談天說地閒聊鬼扯,或許是由於年紀相近很談得來,我們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少有冷場,而他老是自我論述的說,咱們甥舅倆之所以會這麼麻吉,完全是因為我們八字合,他生肖屬虎加上我肖馬,所以咱們倆什麼都馬馬虎虎、隨隨便便、不拘小節,什麼都不計較囉,他認為人與人之間合得來好相處,單純是因為生肖的關係,真是『好傻,好天真』啊!我常常覺得他的心底住著一個童心未泯的孩子。

 

小舅帶我去二舅家,跟我介紹哪一間是外公的房間,哪一間是他和表弟共居的房間,跟我說他有朝一日必定能擁有自己的家,不再寄人籬下……又帶我去他的好朋友大胖哥哥家做客……還帶我去石門和小人國玩……反正我只要負責跟著舅舅走,做個好聽眾好夥伴,跟隨著到處玩耍吃香喝辣就是了。

 

記憶最深刻的是他帶我回高雄林園外婆的老家,老鄰居們萬分驚訝這個離鄉多年的浪子怎麼突然冒出來了,紛紛出來和他打招呼:「阿鼻(大陳話:阿皮),你回來嬉戲(大陳話:玩)啊?那個是你女朋友嗎?」三姑六婆們誤會可大了。

 

小舅很尷尬的解釋:「不是啦,這是我二姐桂香的『奈』(大陳話:女兒的意思)。」

 

然後短短的一天之內,他騎機車載著我逛遍了大高雄地區,一路上邊飆車邊跟我導覽,那是他小時候養鴿子搭的樹屋……這間是他和小阿姨的母校……這個海邊就是夏天和村子裡的孩子們裸泳、比賽跳水的地方……那個海口是淡水和鹹水的交匯處……左營孔廟……九區池……煙囪林立處是大煉油廠……那兒是造船廠……那邊是煉鋼廠……(寫著寫著才發現,十大建設好像在高雄就好幾處,而我們竟然一天就逛完了)。

 

自幼家境清寒,父母賺錢謀生要養家糊口已大不易,更談不上會幫孩子們過什麼生日了,根本不可能!而那年我生日時,小舅送我一台 Walk man 隨身聽,在那個年代算是新興時尚且昂貴的奢侈品,也正是當時身為窮學生的我,已經肖想很久卻買不起的時髦玩意,時至今日縱然我有能力買再多再好的 MP4,卻遠遠不及當年小舅送我的那一台,情深義重且永誌難忘。

 

終於,我漸漸明白,舅舅是真心對我好的,同時我對他也越來越依賴,父親早逝,我又沒有兄長,總是很羡慕同學們有哥哥可以仰仗,小舅對我而言,真的是如父如兄亦師亦友,那段日子真的幸福的很安心,因為我知道不管我出什麼包,小舅都會給我可以依靠的臂膀。

 

然而,他卻經常對我說將來去了美國之後,不成功誓不返!我開始憂慮未來失去他的日子,就慌忙著到處找好同學、好朋友們介紹給舅舅,希望能在台灣幫自己找個小舅媽,如此他就不得不回來了,或許當時月下老人正好休假去了吧,始終沒有把姻緣的紅線繫在小舅的手上。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粒沙 的頭像
愛粒沙

深宮內苑

愛粒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肥格格
  • 小時候~我對小舅ㄉ映像就是小舅會帶我去虎頭山釣魚~~但過程完全記不起來ㄌ.....還有還有~~那次去小人國.是我拼ㄌ命狂哭(愛哭愛對路).你和小舅才帶我去ㄉ.我還有一張在小人國門口.站在小舅那台偉士牌旁.喝著"波蜜果菜汁"ㄉ卡哇伊照片勒~~~哎.....真懷念~
  • 下次有機會遇到妳,再跟妳借那張卡哇伊的照片,掃瞄上傳給大家懷舊痞乓一下。

    不是我在哄騙妳,妳小時候真的太勾錐了,親戚厝邊頭尾,每個人都想把妳騙出企玩,是個大紅牌呢,不用傻傻地狂哭啊。

    愛粒沙 於 2009/11/28 19:03 回覆

  • 亮格格
  • 小舅偏心啦!
    不過話說回來,我當年也坐過那台偉士牌,也有跟到釣魚的場景,很懷念.